我 是淫荡酬的心 分心割接 下来的数 天 里 小胖 看起来 很 是轻松 整日 带着 鸿 影漫山遍野的 乱跑 ,几乎都要 玩疯了 。可实际上 两个 人 只是 表面上 强颜欢笑 ,毕竟离别在即 ,心里 怎么也 不会好受了 。
而且 ,最关键 的是 ,另外一件事情 像一条毒蛇一样撕咬着 他的心 。那 就是自己 父母的 遗骸 问题 !
在以前小胖并没有 多想 过 此事 ,所以 到 也没什么 。但是自从 那一 天遇见韩 道兄之后 ,父母 遗憾 的事情被 他 这么一提 ,就马上 在 小胖心里 留下一个阴影 ,使得 他吃 不好 睡不好 ,每天一闭眼 ,就 立刻想起自己 那可怜 的父母 ,是否还 暴尸在荒山野岭里 。
这个 念头在小胖 脑海里 反复折腾 了 好几天之后 ,他 终于有些 受不了了 。在这一天上午 ,鸿影和小胖 野餐 的时候 。鸿 影就 发现小胖一 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甚至 连无 眼鱼 烤 糊 了都不 知道 。
这让鸿 影异常 诧异 ,要知道小胖 以前 最喜欢摆弄吃食 ,岁无眼 鱼这种 珍贵食材 ,宝贝的不得了 ,可是最近几天 ,却接连 烤 糊 了好几次 ,浪费了 不 知道多少无 眼 鱼 。这 可实在 是太 反常了 。
故而 ,鸿影 便好奇 的问道 :胖哥哥 ,你到底 怎么 了?
没什么啊?小胖急忙 道 。 对于这样的结果,周天也没有多说什么,在确定了小神虎肯和他同行了以后,周天却是打量了一下它的体积后便道:既然你想要和我一起走,那么能不能够将你的体积变小一点?像你这么大块头,和我一起回去的话,只怕是不太方便!你 睡 在地上 好好去 想吧 !拍拍 手掌 ,长嘘一口气 ,感觉舒服多了 。明夜与 溪罗看着小 幽的一气呵成的动作 ,惊恐相视 ,哑口无言 , 缩缩 身子 , 告诉自己 ,眼前的一 慕只是 自己的幻觉 。娘 。
是谁 在 叫自己?小幽讶异的寻 声望去 , 流星 !龙后身边的 侍女 。
流星 容颜冰冷 ,虽然叫 着小幽 姑娘 ,却正眼 也不 瞧小幽 ,冷 声说 :龙后有请姑娘 到华 云殿 。
流星见 话已经 带到 ,小幽也 表示 随后就 至 ,转身 ,傲然的离去 。
华云 殿轻 纱丝丝如烟 。帷幕层层飞舞 ,龙后半躺 在 金丝玉 缕 所织地 云床上 ,靠着精绣 绝伦的 卧枕 ,一位侍女 用 玉扇 徐徐的扇 风 ;一位侍女 半跪 在 地 ,轻轻地 捶腿 ,其余的侍女恭敬地站 在 一旁 。
回想 昨日 所发生的事 ,迷忧 的 事解决了 ,心中的 愧疚 稍微减轻 ,昨日幸亏小幽急 时赶到 。自己 还未谢谢过她 。想至此 ,吩咐侍女流星前去邀请 小 幽 ,看 她想要 些什么 。自己能 办到 的一定尽量满足 。
流星 回到月云殿 ,恭恭敬敬 地向 龙后行礼 。奴婢叩 见 龙后 。
龙后看 向流星的身后 。却 发现并没有 小幽的身影 ,小幽呢 !
小幽 姑娘 说 随后才到 。轻嫩 的嗓音 。 清脆娇柔 ,流星将 玉 扇接过 ,使个眼色 ,打 扇的 侍女 退下 ,走进其余 侍女站立的地方 。恩 。龙后轻轻的点头 。
龙王驾到 !声音方才传入 龙后耳边 ,龙王已大步走至云 床前 ,面色铁青 ,见众多侍女在站在一旁 ,眉宇立即 紧扣 ,厉斥 :下去 。
听 了赤艳的 这声 呢喃 ,稀雨 抬眸 快速的扫 了他一眼 ,发现 他正在深深的 看着自己 ,稀 雨害羞的涨 红 了脸 ,赶紧 低下头 ,两只 手紧紧 的抓 着衣角 。
赤艳看着 羞 的 满脸通红的稀 雨 , 嘴角扬起 了一抹极 邪 美的笑 ,他抓起 她紧 绷的小手 ,放在 唇边 ,伸出 舌尖一阵轻 舔 ,随后又把 她 那白 嫩嫩的手指 ,一根 一根的 吸吮进口里 ,轻轻的搔 弄 舔舐 。
色诱无边(二)麻酥酥 又 带着 温热的感觉 ,尤如 电流般从 手指流经全身 ,稀雨浑身火热 ,心跳 紊乱而急促 ,满脸羞的通红 ,双眼迷离 ,心神荡漾 。
嗯…… !一声 轻 颤从稀 雨 口中缓缓 溢出 ,那么的绵长 ,暧昧 。
听到 自己的 口中发出 的声音 ,稀雨 慌忙从 意乱情迷中惊醒 ,小脸 越发的娇红 ,她急忙 收回 了 还含 在赤艳口中的手指 ,却 对 上了 他满是 戏谑的笑眼 。他坏 笑 着勾起 了嘴角 ,看了 看她 还挂着银丝的手指 ,刚才被舔 啃的都 有些红 了 。
稀 雨 生气 的瞪了 他 一眼 ,把手上的银丝 全擦 在了 他 的胸前 ,却又 引来 了他 的一阵 轻笑 ,随后突然 俯身 下来 ,用力的在 她唇瓣上 亲了一下 。
啊…… !赤艳 哥哥你 不要在 这样了 啦 !你在这样 我真的不理 你了 。稀 雨 惊呼 一声双手 推开了 他□的身体 ,大声叫 道 。
雨儿 ,觉得赤艳 哥哥 好看吗?嗯……?赤艳 眯起 一双桃花 眼说 不尽的媚惑 ,他 伸出双手 捧 起稀 雨那张红 透 了的小脸 ,用 自己的 鼻尖蹭 了蹭 她 的鼻尖 轻声问道 。
吼!又是一声巨大的嘶吼声从战魔之主的口中传出,他的双目浮现了血色,望向四周都是充满着杀意,好似已经迷失了自己一般,烛九阴步步紧逼,闲庭信步,本就是第一祖巫,这种时刻展露出的战斗力,超凡脱俗,甚至可以说震动了洪荒世界的诸多强者。 下 面的修士 看 得 呆了 ,沈 龙 乘机一甩袖子 ,密密麻麻的丹 药 ,像 雨点一样 从天空 降下 , 其中就包含 了 沈 龙的一 只鼎 ,沈 龙 心神 关注着 ,看鼎是 到 了谁的手中 。
这些 丹药 ,就 送给 你们吧 ,当做 我们 相遇 一场的缘分 ,各 凭机缘 , 大家都 退了吧 。
大家 拼命地抢夺 丹药 ,一部分 离开了 ,还有一些 留下来 ,沈龙 无奈 ,仰天说道 :
天道 在上 ,本尊 东王公 ,将要退隐 ,不显 洪荒 ,此后再 无东王公 。
然后 身形消失 不见 ,只 在西王母的耳边 留下一句话 :
不用担心 ,我去闭关 修炼 。其实沈龙 想避开那些 家伙 是 一个原因 ,最主要的是随着心神的感应 ,追寻 那只 鼎的下落去了 。 。 。 。 。 。
兄弟们帮忙 ,特别是 收藏 ,当然 推荐也不高 。谢谢了 ! ! !
黑衣伏击 求推荐 、收藏 却说 沈 龙退隐 ,天道当然要为 他 遮掩 天机 ,那些 大势力的修炼 推演之道 的 大能 ,根本就算不出 有东 王公这个 人 。
众多势力无奈 退出 ,反正东王公 在天道面前发誓 退隐 ,就不会 对 他们有 什么 影响 ,但是有 一人 却是能够算 出东 王公的下落 。
老道鸿钧 却是 手 拿玉 牒 ,掐指 一算 ,就明白 因果 ,不由笑了 起来 ,赞叹道 :
好一招 急流勇退 ,隐匿 不出 则 无劫数 ,省的洪荒 势力 惦记 ,又一 招金蝉脱壳 ,东王公 不复存在 ,但是玄龙 出世 。
不过 。老道 鸿钧 赞叹完 以后 ,又说道 :想要隐匿 身份 ,还要 经过这场劫数 ,不然 , 一切 成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