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 , 李靖 转身 朝已经再次 列好 队形的一众 天兵 喝道 :撤 !
喊 完 ,他 就 带 着一众天兵 返回天庭 复命去 了 。
看着李靖 带领 着天兵撤走 。沉香 一颗紧绷 的心 也 松弛 了下来 。
其实刚才 那几斧子劈出 ,沉香 体内的法力 已经 消耗 了个七七八八 ,李靖 若是不 遵守诺言继续攻击的话 ,沉香也只 能干瞪 着眼挨打了 。
选 了一个灵气 充裕的山头降落 了下来 ,沉香随手 在周围布下 一重禁制 ,便盘腿坐 了 下来 ,打坐恢复起 了法力 。
约莫半天之后 ,沉香感觉到 体内的法力 恢复 的产 不多了 ,就停了 下来 ,准备 劈山 救母了 。
飞 到 华山的正上空 ,沉香 看 了看 手中 的开山 神斧 ,然后毅然 的对 着华山叫 道 :娘 ,你等等 ,沉香这 便救你 出来 。
说完 ,沉香 猛 吸一口气 ,体内玄功默转 ,将那 开山 神 斧高高的举 过 头顶 ,大 喝 一声开 ,就 朝着华山 劈 了 下去 。
只见 这 一 斧子 劈下 ,一道半月形 的金色 光芒 从斧刃 上 激 射 而出 ,直直的朝着 那华山而去 。金色的光芒 所 过 之处 。就连空间 也隐隐约约的 有着欲 被撕裂之势 。
转眼间 ,金色的 光芒劈 到了华山之上 。只听 得 轰隆隆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 ,整个华山 从中 间 裂了开来 。
待到尘埃落定 ,沉香看见 从 那山 底 走出一个身着一袭 白衣 的女仙来 ,沉香知道 这一定就是 自己的 母亲三圣母了 。于是 ,他 赶忙降下 云头 ,往那女仙身边奔去 。
想个屁,别招我不展望。灿菊骂着,将食盒重新放回桌上。眼不由的又瞄到外头,主驾就在她们所乘的车前面。王爷刚才离了那车,到后头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小破大爷是在前头还是在后头,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但他的样子,像打个烙在她脑子里一样,让她怎么也挥不去。孙悟空 倒 也知道唐三藏 只是 肉身凡 胎 ,受不得自己 这么折腾 ,于是就提议和大家 一起在树下歇息 片刻再 走 。
而三十三 天之中 的上 清天 ,玉 虚宫中 ,原始 天尊的 讲道 已经结束 了 ,镇 元子带领 着众 位 徒弟 ,浩浩荡荡回到 了五 庄观 。
镇 元子 回来之后 ,对与观内的 一切早已经料到了 ,不过 他还是 装出一 副 震怒的样子 ,再唤醒 了清风和明月之后 ,走过程的询问 了 一番 ,便 架起祥云 ,朝着 西天极乐世界的方向 追赶 唐 三藏 一行四人 去了 。
镇元子慢悠悠的 驾云行 了一阵 ,看见唐 三藏一行 四人 就坐 在下面的 松树 阴凉处休息 ,便 收了脚下的祥云 ,运使 了一个变化 之术 变化 成一个赤脚的年长 道人 ,身穿一件 破旧的宽大 玄青色 道袍 ,系了 一条 白色的腰带 ,手上 拿着一条颀长的拂尘 ,径直 走 到唐三藏一行 四人休息 的松 树荫下 。
敢 问前面坐 着的是 东土大唐 来的几位长老吗?
是的 ,贫僧四人正 是从 东土大唐而来 ,前往极乐 西天 拜佛求 经 的 ,敢 问这位 老施主 有何 贵干?唐 三藏回答道 。
几位长老从东土大唐而来 ,前往 极乐西天 ,可 曾在路途中 经过 一座荒山?
贫僧师徒 四人一路上 逢山过山 、逢水 过水 ,可以 说是经过 了无数的荒山 ,就是 不知道 这位 老施主所说的究 竟是那座荒山?
就是 那边的万寿 山五 庄观 。 幸亏 这只猴子的修炼速度快的惊人 ,还 有着一颗赤忱 之心 ,不然 ,我 真的 要怀疑 你当初的决定 了 !阿弥陀佛道 。
佛兄就 不要发牢骚了 ,这只 .猴子 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是 很 难得了 !现在 , 我们还是 先 帮 他停下 来才是 ,不然 ,他可 还得 再空中再 待 上个一天一夜 。
说着 ,准 提就是 往 下界 一指 ,只见.一道金光 从准提 的指尖 飞出 ,直往 下界孙悟空 之处 而去 。
那道金光转瞬间就 飞进了 包 .裹 着 孙悟空的狂风之中 ,金光 在狂风 之中 闪 了几闪 ,那阵狂风 便开始减慢了 。如此 ,没 过多久 ,这阵风 就 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孙悟空 也 掉落到了一个山头之上 。
好了 ,现在 你 帮 他停住 了风 。可是 ,没有定风珠 ,以这 . 只 猴子的修为 ,是难以 抵抗芭蕉扇 那样的先天灵宝 发出的风来 的 。老弟 你打算 派 谁 前去为 猴子 将定 风珠 送去呢?三十三天外 ,极乐世界中阿弥陀佛对准 提道 。
就在准 提 正在 思量着 该派谁去 才 合适 之时 ,有门.下 的 白莲童子 进来 报说 ,准提 老师 门下亲传弟子 ,紫霞仙子 求见?
准 提一听 ,对 着 阿弥陀佛笑 道 :佛兄看 ,送珠子 的. 人这不是 来了么?
呵呵 ,我到忘 了 ,.这个 女娃娃 可是和那 猴子 有着宿世 的因缘 ,让他 去自然是最好了 !阿弥陀佛笑 道 。
让她进来吧 !阿弥陀佛对 白莲 童子 吩咐道 。
是 !白莲童子 应 了 一声 ,就退出去了 !
两人正展望之间,这边已经听得门响,小白端了个小茶桌春展望又出来了。她已经洗好了澡,换了家常的白锦的小夹衫,下面是一条白色的双层裹裙。外面套了一件长长的开襟溜丝绒边的长挂衫,湿漉漉的头发散在身后。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小桌上摆了一个茶壶和两个细瓷的茶钟,她还真是给他们送茶来了。嗯 ,明白 ,桓澜赢得很漂亮 。桓澜心下一动 ,忽然鼓起勇气问 : 唐谧 ,你最近 一直在避 着我吧 。
唐谧被猛地 这样一问 ,一时不 知道 该说 什么 ,这才 知道 其实 这些小 P孩远比 自己 想象地敏感 ,很多时候 已经 不能 再当 小孩子对待 , 随便敷衍 一下就 可以了事 。她 沉吟片刻 ,说 :我 是避 着 你来着 , 因为我有 很重要 地 事情需要 先 去解决 ,在这 之前 ,我没办法去 想其他 的事情 。
桓澜一阵沉默 ,聪明如 他 ,已经知道 唐谧地 意思 。好一会儿 ,他觉得 眼睛开始 模糊 能 看见眼前的一袭红衣 ,不知 怎么 ,还是忍不住 ,问 :要是 我看不见了 ,你 会 一直 陪 着我 么 ?
怎么 突然 问 这个 ,是不是 眼睛 恢复不过来了?唐谧便 问边伸手 在他 眼前摇晃 ,一脸 着急的模样 。
不是 ,是最近看书 多了 ,觉得 看 东西有点 模糊 。桓澜随口说 了个托词 。
哦 ,要 近视了 ,要赶快 想办法 治疗 ,现在估计 还是假性近视 。唐谧 用 专家的 口气说 。
近视?嗯 ,是的 。唐谧边说边 苦思 ,道 :先教 你做 眼 保健操吧 。说完 把两只 手指放在 自己的内眼角附近的睛明穴去 做示范 ,转而想起 桓澜是 看 不见的 ,就点在 他的穴位 上 ,说 : 保护视力 ,预防近视 ,眼保健操 ,现在开始 ,第一节 按摩睛明穴 。
唐谧你 嘀嘀咕咕在 说什么 鬼话呢?桓澜 不解地 问 ,却发觉那 少女 的手指 虽然 点 在 自己的眉间 ,却 好像是 戳 在了心上 一般 ,让一颗心 就这样 软 了下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