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拉 着秦天 就 一阵 猛跑 ,速度 极其的快速 。
大虎 ,别管 这些 !回 山 要紧 ,再迟 恐怕 就完了 ……急急的大喊一声 。憨厚 壮实的 大虎两眼一愣 ,随即一脚重重的踹 开扑上来 的僵尸 ,迅速的 追了上去 。
另外三头 僵尸 也是 迅速的追 上来 。 他们的防御 极厚 。然而速度 却稍息 不足 ,秦天三 人 很快便 将三头 僵尸甩 在后 面……
绿眼 为一级 僵尸 ,橙眼两级 ,黄 眼三级 ,蓝眼四级 ,紫眼 五级 ,血 眼六级 ,金眼七级 ,空洞 的黑 眼是黒尸山脉 最强 大 的僵 王 。他的 力量几乎 接近半神 境界 ,只有被 他夺得 我们 守护的圣冥果 ,立刻就 能突破达到半神 之境 ,到时候我们最后的 栖身地就 没了 。红魂 焦急的解释 道 。
无限接近半神 境界?秦 天为 之一 震 。没想到地狱 中的僵尸王 竟然能修炼 到 这种地步 ,未免 也 太强了吧 。
它们 肉身防御到了 金刚 不 坏的境界 ,力量非常的强大 ,刚刚 你也体会 到了 ,这里 我 也就 不 多说 。红魂 速度 再次提升起来 ,右手依旧 是死死 的拉着 秦天 的手臂 。仿佛 在一望无际的海洋 中抓住 最后一根稻草 一样 。
也不管 秦天有没有 听 。 之法足踏灵气,飘然修炼万里秦川。勘察洪荒百态生灵陨落重生,早就把炎帝部落之内瑶姬那个丫头忘了一干二净了一路随意而行,忽然湛蓝无垠地天空。风云突变,血腥之气夹杂着阵阵阴煞之气扑面而来,张宇心神跟着突突跳了几下。一听 跟 洛维筱和陆琛两个人住一个院子 ,唐 大少 倒是一点 意见 都没有 ,喜滋滋的答应了 。
其实 洛维筱 在京城也 是 有 自己 的府邸 的 ,可 他不 乐意一个人住 那里 ,而陆琛也 是可以 跟着 他爹娘住在将军府 里 ,但 他也不 乐意 ,所以这两个 人 早在先前就 死皮赖脸的蹭到 了这里 ,说什么也不走 。
夜晚 ,慕容 绝世还 在 批阅 着奏折 ,他每天都 会 拎着一大包的 奏折偷 溜出 宫到别院 里来 ,而书房也 被 搬 到 了他 和易妍的 院子 其中一个房间 。
易 妍将 宝宝 哄睡了放进 小床上面 ,走过来 随手拿 起 一本 奏折打开 看 了 几眼 ,不由得 皱起了 眉头 。
慕容绝世抬头正好 看到她 那 一皱眉 ,不由问道 :怎么了?是写了 什么让 你不 开心 的事情?
易 妍摇 了摇头 ,放下一本 又 拿 起另外一本 ,打开看 了一眼 又 拿 起了一本 ,嘴角已经开始 抽搐 ,忍不住说道 :这些 个 奏折上面其实 主要内容 也就 那么 一些 ,怎么竟洋洋洒洒的 写了这么 多?除了 其 中小部分 ,剩下的全部都是废话嘛 ,难怪 你每 天都要 看到 半夜凌晨的 。
闻 言不觉 有些 惊讶 ,他自 懂事来 就 知道奏折就是这样 的 ,倒并没有 觉得有 什么不妥 ,可现在听妍儿 这样一说 ,也是 觉得 似乎很 有理 。
易妍 却不管他心里 怎么 想的 ,直接将一本奏折 摊开 在桌子上 ,说道 :你 自己看 ,其实 要上 奏的 事情 也 就这么 一部分 ,却长篇大论的写 了几千个字 ,来显摆他的学富五车才华横溢吗?绝世 ,你应该 让 他们将 奏折写 得简练 一些 ,这样子他们写 起来 轻松 ,你 看着 也 舒服 ,不然每天这么多本 奏折 每本奏折 都 这么多废话 的 ,还 让 不让 人 睡觉了?
果然 !秦 天心 中一沉 。一切 的切 都 是龙 啸天 。这果然和万魔宗 有勾结 ,藏天机兴 有 骗他 ,身为千机宗的宗主 , 拥有无上权力 ,还要去 勾结魔宗 , 此时秦 天的 内心狂暴 无比C
他是天魔转世的 消息必然 是 龙 啸天放出去的 ,要不是 他 ,红月 根本不会 亲自来 认证 。
龙 啸天 !秦 天 咒骂 一声 ,盯 着 红月道 :如果我是 天 魔转世呢?
如果你真是 天魔转世… 。红月饶有兴致的围着 秦天 转 了半圈 , 接着道 :如果你 真是天魔转世 ,那你 会 死的比 现在还有 惨一百倍 。
红月此次前来是确认秦 天 是否 真的是 天 魔转世 ,他知道 龙 啸天 不可能会 骗他 ,白天的验血 并不能 代表一切 ,天魔是 上古巨魔 ,他 要是 隐藏自己的本源 血液 ,谁也 查 不出来 。
红月 魔 君乃是万魔宗的少 主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怎么能 容忍一个死 了几万年的人 来统领 魔族?
在 万魔宗圭面前 他不敢表 lù ,现在 他却肆无忌惮 。
如果 秦天真 是 天魔转世 ,他会 毫不犹豫 一剑斩 杀 ,彻底断送天 魔 成长的可能 ,以免威 朋 到 他统领魔族三宗 。
魔族 分三大 宗 ,万唐宗 ,血海宗 ,炼狱宗 。
实力 丝毫不 弱 于十大仙宗 。 他长眉入鬓,之法线条格外美丽。这人连灵气都是清秀的,修炼不毛之地里的香寒梅魂。对他,好像灵气境修炼之法残酷战场只是一个幻像,与他格格不入。那鼓声,却终于给他的眸子添上年轻人的血气。他的手里抱着一只小豹子。小豹子懒洋洋的舔着他比昆仑玉更白皙的手。他淡然俯视战场,不时悠闲抚摸着幼豹皮毛。你 受伤了 , 需要调 息静养 ,这间殿后 有空房 ,你 去休息吧 。他 似乎猜 出 了 水影的疑惑 ,在她 还 未 开口之前岔开 话题 。
水影丝毫不 领情 ,俯身 拾起佩剑 ,冷冷地看他 :你要 杀 就杀 ,不杀 就 放我 走 !可是她的质问 得不到 回答 , 黑衣人 以手支着 额头 ,眼帘低垂 ,竟似 已 睡着了 。水影又 站了半晌 ,仍 是 无人理睬 的冷场 ,她无可奈何 ,狠狠一跺脚 ,向殿后走 去 。
大殿 后面果然有 一间空房 ,床帐 、桌椅 、妆台一应俱全 ,虽是石屋 ,却不觉 阴寒 。水影 在妆台前坐下 ,精致的 菱花镜中映出了 她 疲惫倦怠的脸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 牵动嘴角 ,做出一个 僵硬的苦笑 。
告诉我 他 到底是 什么人?她求助 于 对 面的水影 ,一遍 遍地问 ,得到的 回答却只有 在空气中 蔓延的缄默 。
水影无奈地推 镜 而起 ,在房 内转了几圈 ,也未 看出 有 何异样 。她 只好又 在床边 坐下 ,把玩着 失而复得的 流火剑 ,虽然在 那 人面前毫无作用 ,但有 它在手 ,还是 安心的 。 除了流火 ,她还有紫 烟寒 ,和雀明 赠予的三根琴弦 ,但是 没有一样能 助 她逃脱 眼前的梦魇 。
这里 是深深的地下 ,看不到 白昼黑夜 的更替 ,水影醒来 ,睡去 ,睡去 ,醒来 ,也不知颠倒 昏沉了 多久 ,终于 极 不情愿 地彻底清醒 。她起 身下床 ,精神竟然 很好 ,胸口的 隐痛 也 完全消失 。
水影 慢慢踱回到 那间大殿 ,黑衣人仍是 独自坐在那里 ,仿佛从未离开 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