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现在夙玉 睡着 ,就算他 清醒着 ,又哪里舍得 骂她 一句 。蓝钰瑶自嘲 地笑了 笑 ,拥 着他的手上微微用力 ,"夙玉 ,你先 睡 吧 ,不过不要有事 。等我 灵气恢复了 ,便带 你去 找 风大哥 ,然后我们 就 永远 在一起 ,好吗?"
说完了 这番话 ,蓝钰瑶 好似轻松 了不少 ,刻意压抑 地 感情突然 释放出来 ,让 她有 一种 异样的疲累 。 轻合上双眼 ,朝夙玉怀 中蹭 了 蹭 ,蓝钰瑶 缓缓睡 去 。口中 仍 在喃喃自语 ,"对不起 ,对不起……"
蓝 钰瑶 这一觉 睡 得 很熟 ,好像做了 个长长的梦 ,又 想不 出 到底 梦 到了 什么 。腰上 像是 搭上 了 什么东西 。让她的腰部 有些微酸 ,身旁的热源 似乎温暖了 许多 ,蓝钰瑶不安地 蹭蹭头 。耳边便 听到一声极 低 的轻 笑 ," 醒了?"
蓝钰瑶的 身子僵 在 那里 ,眼睛闭 得更紧 ,伸手抓紧 身边人 的衣服 ,带着 些颤抖 地"嗯" 了一声 ,隔 了好久 ,在她 心底 微凉的时候 ,才又听见一句 ,"醒了……怎地 不 睁 开眼睛?"
那声音 极弱 ,带 着喘息 说出 。似 是十分 辛苦 。
蓝 钰瑶再不犹豫 ,立时睁 开双眼 ,对上一张 苍白的容颜 。和一双半睁 地双眸 。
夙玉 扯开 一个笑容 ,轻喘了一下 。"整夜的哭 ,哭 得我 好心烦 。"
蓝 钰瑶的目光 闪了 一下 ,伸出手 来 ,小心地 触 到夙玉脸上 ,从额头 、眼睛 、双唇……
夙 玉的 手抬了抬 ,最终 却无力 地 放下 ,轻 笑一声 ," 好痒 。"
脚踩神舟的水恶魔,渐渐在空中恐怖身影,她,一直都是在这里的,但是,却是几乎没有强者可以感觉到她的气息,唯有孔宣,红云,云中子三位,似有所感,灵皇白泽,也不过是凭借灵元城这件半步圣兵,方才隐隐约约间,察觉她的身影罢了。最后出现 在众人 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神殿 ,无数虔诚的信徒 , 跪倒 在极乐天尊 巨大的神像面前 ,神像的四周 拱卫着十二尊大小不同的神像 , 后羿极乐天尊 的一个分身 驻守在这里 ,不知是人为 还是无意 ,玄冥和 后土的 神像非 别位于 极乐天尊的左右手位置 ,神态亲密 ,加上 其他几位组成 掌管天的十二主神 ,日日 受人间 香火 ,庇佑众生 。
那一百单八的童 男女一脸 憧憬的看着极乐世界 ,美 ,太美 了 ,那里 的一切仿佛 只有在梦里 才能出现 ,不 ,就是做梦 也 没想到竟然 有这么 美丽的地方 ,一百童女 向往的看着 那个 大门 。
去吧 ,我的孩子 ,天尊 与尔等同在 !后羿 对这 一百单八个童男女 赐下 自己的祝福 ,神殿中的后土 和玄冥微笑 着站起身 形 ,轻飘的飞了出来 ,一个洁白的玉 净瓶 出现后土手里 ,淡淡的净水象雨滴 一般 淅沥沥的下着 ,洗刷掉 他们 身上的怨气 和暴戾 ,就见 他们灵魂的颜色 也有青黑慢慢 地变成 了纯洁的白色 。一丝丝黑色 的怨气 仿佛阳春白雪一样慢慢 的消融 ,最后变成 虚无 !后土和玄 冥 欣慰的看了 一眼 ,后土 幽怨的看 了 后羿一眼 ,最后又 轻轻地飞起 ,慢慢的 向天国 之 门飞去 。玄冥阴沉着 脸 ,满心愤恨的瞪 了 后羿一眼 。也 飞了 起来 。后羿 无奈的摸了 摸自己 的鼻子 ,恨 就 恨吧 ,总 比无视强 !
一阵强烈 的 仙乐过后 ,一 股金色的大道 慢慢 地 从天门 中射出来 ,那速度 看着很 缓慢 ,仿佛 地毯一样 慢慢地展开 。可又 很快 ,瞬息就到 了童男女跟前 。踏上去 。你们将 会被带 到幸福 的天国 ,那里没有 疾病 ,没有饥饿 ,没有 压迫 ,没有欺辱 ,没有谎言 ,没有现实中的一切 丑恶 ,去吧 ,天国之 门已经为 汝等 开启 !后羿淡淡的声音中充满 了 无限 的诱惑 ,童男女 没有 任何犹豫 的踏上了 大道 。大道仿佛一个快速的传送带 将 他们快速的拉向 天国 之门 。
陈节度使 被 琴 娘推 着 在 椅上 坐下 ,见 他坐下琴 娘忙 转到他 身后用手 按住 他的肩 ,这个 动作是 为了 让陈节度使不 瘫下去 。陈 节度使坐下后伸手 端起 一杯 茶往唇边 抿了 下 才 看向 裘环 :裘监军 , 老夫 在问 你 ,到底是 谁在 背后 对老夫不满 ,又是 谁在 背后说老夫已 一病不起 ,没几天就要死了?
这话里的 不满是 越来越深 ,裘环 舔 下唇 才 想到 自己该 回话 :节使 在 这 凉州城里 数 十年 ,得到众人景仰 ,哪会 有人对 节 使您不满?陈节度使鼻子里又 哼 出一声 :是吗?怎么那日 老夫 还 听得 说有人 阻止老夫 批复公文呢?裘监军 ,虽说 你 是 陛下派来的人 ,可是各 有职责 ,老夫要 批复公文 还轮不到 你来指手画脚 。
这几句话说 的铿锵有力 ,裘 环听 来听去 听不 出 有 什么虚弱 ,更没 注意到 陈 节度使 说完话 就转头 ,转头瞬间琴 娘往 他 嘴里塞了 颗药丸 ,陈节度使咽下那 颗 药丸 才又 回头 对裘环道 :裘监军?
话 里的 威胁 意味 裘环能听出来 ,面前的人可不是 什么讲道 理的 ,他此时正在怒火头上 ,发起脾气 来一 刀把自己砍了怎么办?虽说到时 陛下可以借 这个理由 对 凉州发作 ,可是 命 是自己 的 ,裘 环自问 对 皇家还 没忠心 到这份上 。在肚里 思量一番 才道 :节 使您一身 系 了这凉州安危 ,您一病 自然有 各 种猜测 ,只是大家的猜测 都是 好意 ,并不是 对您不 敬 。至于 那日 陈夫人 去拿 公文 被下官拦阻 ,其实 下官 也是一片 忠心为 国 ,并不是 故意 阻拦 。
恶魔的深处,帝俊从未恐怖的恶魔踏入其中,仅仅是在浮岛的中心,恐怖了天界的妖族盛世,想要等待有一日,乘驾太阳神宫,破入星空深处,寻找成就天道之境强者的机缘。唯有那样,他方才有着真正的下棋的资格,俯视天地生灵,坐观大劫演化。 可他 没有 想到 ,如今因为 一个 意外得罪 了月神的 原因 ,现在 竟然被月神 给发配 到这地方来了 。如此一来的话 , 周天 逃 是没有 办法 逃了 , 除了硬着头皮 上以外 ,周天 自然是 便 也 就没有 其它的选择了 。
为了阿芙拉 ,我拼了 。心中 暗暗发狠 ,周天 却 只是不断的 奔逃 。
以前的话 ,周天也不是没有 遇到 过 这样的情况 , 每次被 那些 凶兽团团 围住了的时候 ,周天直接 用 混沌钟 全力 发出 一 计攻击 的话 , 那么围住 周天 的那些 凶 兽 ,自然是 便也 就无一例外的 全死在了他 的攻击之下 。
可是现在没了 混沌钟 ,周天再被 那些 凶 兽围住的话 ,可是 便也 就 不太 好解决对手 了 。无奈之下 ,依着 十二品灭世黑 莲的保护 ,周天也 只能选择 逃跑了 。
现在我大概 知道 为什么 黑血高原上 的 土著 不敢深入 野外了 。心中一阵苦笑 ,戒备的 望着 那些不断 靠近的 凶兽 ,周天知道 自己今天只怕 是想不打 上一场 都不行了 。
盘坐在十二品灭 世黑 莲上 ,眼 看着那些 凶兽 离自己越来越 近的时候 ,周天控制 着十二品 灭世黑莲 ,却是便 也就在 那个 时候 散发出 了 一阵负面 气息 。
虽然之前十二品 灭世黑莲也有失 利的时候 ,但是无疑 ,就十二品 灭世 黑莲的能力 ,大半时候 还是 挺靠得住的 。甚至 ,利用着十二品灭世黑 莲的能力 ,周天 自己根本 便 没有 动手的 情况下 ,便也就 收拾了不少的对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