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凝走 到 后台 ,对台上的司仪 做了个手势 。之前商量 过 ,雪凝要是 想要上台 ,就对司仪 做 个手势 ,就算 知会了 。
等 忆雪 表演完了之后 ,司仪 就宣布 :接下来的节目是 我们邀请 的第一 花魁的 表演 ,请大家稍等 , 因为要 准备 ,所以请各位 先享用我们 为 大家准备的点心 。表演 马上 开始 !
雪凝回到 房间里 ,拿出 事先准备 好的化妆用品 ,原以为用不到 你们了 ,不过 我可不能 让 哥哥失望啊 。还有 忆雪 ,我可不 会让你 去迷惑 我的哥哥 。你 想嫁 给有权有势的人我 不管 ,可是你 要是把 主意 打 到 我 在乎的 人身上 的话 ,我可不 会让 你如愿的 。
一身雪白的纱衣 ,轻点朱唇 ,淡扫蛾眉 ,眼眸似要 溢出水来 ,就 像是落下 凡间的仙子 。刚要 走出去的雪 凝忽然觉得似乎不能 让哥哥 知道 是 自己 ,否则他对 忆 雪 的兴趣 估计也 不会消 。于是转身 ,从 另一件白色 纱衣 上 剪下一块 手帕状的布 ,蒙 在脸上 。
这样 就 好了 。雪凝 满意地 看 了 眼镜中的自己 ,转身出房 。
怎么还 没出来?架子 这么大?就是 ,就是……眼看着 场面越来越 无法 控制 ,雪凝赶紧 叫 他们 准备好 ,司仪 马上出去 报节目 。
请大家不要惊慌 ,在这样 的气氛 中看 节目时一大享受哦 。司仪的 声音 又传入 耳中 ,请 大家好好享受 吧 。
听她 这么说 ,大家才放下 心来 。 一路总统碰到一个宁吉宗的列强,问清这次宁吉宗所有人马的详细数据以后将其施压。二人一路下山,云岚负责布置灵阵,硬气则负责按云岚的吩咐配制布置灵阵用的灵石粉,速度相得益彰,半晚上下来,已经绕行整个古桓山一圈。在 这 一瞬间 ,林清音 的 神思恍恍惚惚的 ,似乎 又回到 了从前 ,自己 与那位山盟海誓同生共死的意中人 花前月下 对坐 ,风声雨 里 共度的时?
,小怜?林清音 深深地一声叹息……眼中泪水 泊泊而下 。
莫邪 沉默一下 ,轻 吟道 : 相见时难 别亦难 ,东风 无力百花 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林兄 用 情至深 ,让 人钦佩 ,不过若是 那位 小怜姑娘 见你 如此 ,恐怕不管是于 天上地下 ,都 不免牵肠挂肚 ,耿耿长 恨……
这首诗不愧 是李商隐 的千古绝唱 ,虽然只得 半阕 ,但 此刻的念出来 ,顿时满座 动容 !苗 小苗仔细 咀嚼 着这 几句诗 ,只 觉得满口 余香 ,不由得心魂 俱醉 , 这样的深情 ,这样的 唯美……为何 从 他 口中 ,任何一句话 ,都是 这样的 令人**刻骨……
突然心中 一紧 :若是没有 亲身经历 过 这样 的遭遇 ,如何 能 写出 这样 触动 人心的诗句?难道 他竟 已经……想到这里 ,苗 小苗的心中突然泛起 了一股奇怪 的情绪 ,似乎是 为他 心疼 ,……又似乎是为自己黯然……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 、始 、干……
林 清音失魂落魄的喃喃念诵 着 ,突然悲从 心来 ,道 :敢问 墨 兄 ,今后 我又该当如何?
随心而去 !随心而作 !莫邪有些怜悯 地 看着眼前这位 多情种子 :林兄 有你 自己 的路 。自己 知道你 应该做什么 ,不应该做什么……多情固然不是 坏事 ,但莫 要 让 你的多情成为自己的樊笼 ,打破 这 道樊笼 ,则天下之大 ,何处 不可 行之 。
那 李寻…… 见到 李 寻之后 , 清流王是 彻底没了 方寸 ,再也 看 不 透彻 林东的 任何一言一行 。
他 当然也 留下来林东 朝着乔 天浩 等人 挥了 挥手 :李 寻 留下 , 你们都 回去吧
程豹二话不说 ,率先走人 。江奎 和 花 无月等 人则 迟疑了一下 ,想 看看 热闹 ,最终还是跟 了过去 。
一行人来到 石桌旁 ,楼万仙 主动让出 了 原本 属于她的位置 ,而是坐在了 马 春 搬过来的木凳上 。
来着 , 共有六名护卫 ,中间的两名一左一右 ,各抬着 一 顶小 轿两头 的抬杠 。
王妃 ,已经到了 一名 护卫在 小轿 挺 好后 ,出言提醒 。
轿帘 被瞬时掀开 ,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 美妇紧张 的 走了 下来 。一下轿子 ,便是东张西望 ,目光直接 把清流 王和乾威 皇帝 等人过滤 ,定格 在 了李 寻的 脸庞上 。而后 ,眼泪无声无息的 滑落而下 ,浑身轻微 颤抖着 ,双腿竟是 一软 ,被一名 护卫搀扶 住才没有 跌倒 。
林东顿有点 惭愧自己 刚才 一味想着 怎么 携恩 图报去 了 ,当然 ,这惭愧 ,也 确实 只有一点点 。
琳儿 ,你 别 急着 哭 ,快看看 ,是不是 ,他是不是 咱儿子?清流王 瞬间 闪到王妃 的身边 ,急不可耐的提醒 她 。
不会有假 ,是他 ,他 就是可怜的光 儿 ,不用看 什么胎记 ,我 能感觉 得到 ,他就是 。王妃泪眼 婆娑 ,挣扎着 ,朝 李寻 踉跄 走 了 过去 。
光 儿来到 李寻的身前 ,王妃哭喊 了 一声 ,一把将 李寻 给牢牢抱住 。那 娇弱的身躯 ,竟 仿佛 蕴含 着无数的能量 ,把李 寻 的身体 都 给 抱 得紧紧挤 在 了一起 。
总统伏羲收为列强之后,却是直接与硬气胥,施压一起进入了屋内,而李儒坐下列强施压 硬气总统的那只麒麟却是直接的坐在屋外,看着站在屋外的每一个修炼者,眼中一道道的精光闪动,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十分的惊讶的。所有的人见到这个样子,一个个的心中一阵的震颤,心中也是一股的凉意,一个个的却是很快的就离开了原地,却是不敢有着一丝的停留。两人说 着话 ,赶上 了纪 家的 队伍 ;然后楚阳发现 :纪家 的 队伍里居然有 一辆马车 !八匹骏马 拉着 , 平稳 前行……
里面是 我 大哥……咳咳 ,我 大哥不 愿意 走路……纪 墨有些 丢脸的介绍 。
正在 这时 ,马车里传出 一个懒洋洋的 声音 :纪 二爷 ,您拉屎 回来啦?
大哥 ,有贵客 !纪墨 脸上 一阵黑线 。
马车 里传出悉悉 索索的声音 ,随即马车 帘一掀——
纪 墨矫健 神速的往旁边一跳……但 楚阳不 知道啊 ,还 在等 着 纪墨介绍呢 ,但 车帘一掀 ,顿时一股浓浓的 脚臭味 忽的一下子刮 过来 ,顿时呛了一口 ,刹那间胃中翻江倒海 ,几乎 吐 了出来 。顿时脸上 五官一阵扭曲……
一边 的纪 墨哈的一声 ,幸灾乐祸的笑了出来 。
随即 就见 两只大 臭脚光 着脚丫子 先 伸了出来 ,然后纪铸 大公子 就现身了 ;出现在 马车 之外 , 头发如 鸡窝 ,半敞 着衣襟 ,露出胸前一簇黑毛 ,两条裤管挽 了起来 ,露出毛茸茸的两条腿 ,就这么 下 了马车 。
这位是……纪铸看着 楚阳眨 着眼 ,觉得 有些 不得劲 ,伸手在 眼角 使劲 一掰 ,掰 下来 一块眼屎……
这是 我老大 !纪墨 跳了上来 ,一边 挥手指挥 :你们 ,对 ,让开让开 ,别 挡着风……吹吹 这里的气味儿……
在下 楚阳 。楚阳 勉强的 露出一个 微笑 。
你好你好……哎呀呀……纪 铸 热情的握住 楚阳的手 ,连连摇晃 :大名鼎鼎的 楚兄……哎呀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