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 也很累 ,自己 这 重伤 还没有 恢复好 ,再打的 这么激烈 ,完全 就是 在找死 。而且开打 一开始 就 发现自己 这伤口 不再复原 , 不用 想也知道 是 那 丫头 拒绝了自己 。你说 他怎么 就点 背到这种 地步 ,自己的 命珠就 那样被 那 丫头 轻易 的吃了 ,而且她不但没受命珠的反噬 ,竟然还可以 轻松运用 命珠的 能力 ,脾气 真臭 ,说都不说一声 就排斥自己 ,那可是 自己 辛苦修炼 的命珠呀 !
那丫头……算了 ,注定 是克星了 !那我不惹 你 行 了吧 !也 不和 你 在乎的人 打 行了吧 !黑子扁扁嘴巴 ,干脆的躺 在地上 。我 不和你打了 ,没意思 !
红狐 也 平 了平气 ,问道 :你刚才说 的 是什么意思 ! 为什么说 果果 是 你的命 珠!
哼 ,你 以为我 想啊 ,我这不是 不得以 嘛 。黑子 坐了起来 ,跟红狐 开始 抱怨 :我不 就是把 命珠 弄在 了忘 川边上嘛 ,谁知道会 被这丫头 吃 了 去 ,还投 了 胎 ,害得 我也 跟着 投了胎 !遇到 她之前还 把以前的 记忆也 弄晕乎了…………
你说 果果 在 投生前 吃了 你 的 命珠 !她吃的 不是往 生 果吗?红狐打断 黑子 ,就问这个 最 重要的问题 !如果当初 那小丫头 吃 的 不是往 生果 ,那 另一颗 果子是 谁 吃了 。
当然 ,要不是她吃 的我的命珠 ,我 费这劲跑 这里来 做什么 !我现在身上 这 伤 ,只 有待 在她 身边 才能 好了……黑子满心不平 ,又开始叽歪 。
红狐 觉得 有些头疼 ,却 听一个凉凉脆脆的 声音传来 :我和 他 才 没有关系呢 !
朱淮有些全军覆没的看着三四岁的小结局,献上了贺礼,这是绝对双赢的局面,而面色同样了然的主母,更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所以,当朱淮提议与逸云庄结亲时,主母还没问过两个女儿,便随口答应了这门亲事,连究竟嫁给谁,是做大,还是做小,都没有提及……完全不思虑眼前的十八王爷,从来都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这两个美人不过是他达成自己目的的筹码,至于去向,根本未曾考虑过……嗯? 老太师 此言何 意?比 干一脸 的 不解 ,望 着闻 仲 。
我虽然不知道阐截 两 教教主 会有 怎样的算计 ,但是却也多多少少的 知晓一点 。此次 神仙 杀劫 涉及甚广 ,凡是我等 修道 之士都无所 幸免 。闻仲 双目 之中 闪烁着 一种莫名的 光芒 ,这些 都是 他师尊告诉 他 ,其他的 则是 他推断 而出的 。阐截两教 也 算是 此次量劫的主角 ,阐 教既然 已经 布局 于 大商 ,我教教 祖则是 布局于 南疆 ,我虽然不 知道这 其中 有什么 奥秘所在 ,但是却也知道 ,对于整个 大商 ,截教 已经完全 的放弃 。
比 干 听得一脸 云里雾里 ,一副 不明 所以的模样 ,闻 仲 所说乃是 修行之事 ,比 干一 介凡夫又 怎么会 知道 这其中 的奥妙?闻仲 见得 比干 此番摸样 ,心中不由自主叹 了一口气 ,看来和 比干 说也 无异于是 。一念至此 ,闻仲摇 了摇头 ,说道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老夫就此 离去 ,只是 不知此番离去 ,何 时方得 相见 。
比 干点了 点头 ,起初 他 听的闻 仲不辞而别 ,心中 也是疑惑 不解 。但是 , 商君不现 ,即便是他求见 ,也 未尝能 得 商君一见 。所以 ,他此次前来 除了 相送 闻仲 一程 外 ,未尝 没有试问 闻 仲 ,以 解 心中之 惑之意 。如今 ,比干 已经 从闻 仲这里 得到 了 解答 ,虽然他心中 也是有所 惑然 。当下 ,比干 和闻 仲拜别 。闻仲 也不 矫情 ,跨上异兽 ,双腿一拍 ,逐渐 消失 在天空之中 。
朝歌 ,宫城 ,乾 阳宫 。 不过 ,总体而言 ,还是 倾向 于二长老 的意见的 人数比较多 。毕竟故土难离 ,更何况炎帝部落已经 在 此 传承 了七十二世 。
看着眼前七嘴八舌 有若集市易 物一般的 众长老 ,这位 大长老不由得 眉头 紧锁 ,半晌 , 众人仍旧 没有停歇的迹象 ,大长老 不由得 再次 朗声 开口道 ,众位且住 !且听 我一言 。
连续 喊 了 三次 ,众长老方才渐渐息声 。
唉 !想当初 ,炎帝 大人在 时 ,不论 大小事务 ,只要 炎帝 大人一抬眼 ,众人就 尽皆闭口 聆听 。如今 竟成了 如此境地 ,难道我 炎帝部落 当真 已经 没落了么?
心中 思忖着 ,这位大长老目光 扫视了一圈 , 直到 众人全都 闭口 不言 ,方才缓缓 开口道 ,我知道众 位难舍 祖业 ,可我 又何尝 不是?只不过 ,如今 ,我 炎帝部落 精壮 折损 过半 ,再 打下去 ,怕是要 有 灭族 之祸 。
灭族 又 如何 !我炎帝 部落 ,哪怕 战至 最后 一人 ,也绝不向那 卑鄙 的有 熊部落 屈服 !不待大 长老说完 ,那二长老 火爆的 脾气再次 发作 ,怒声 插话 道 。
那我们炎帝 部落一脉的传承 ,谁来继承 !很 不满意 于 那二长老 打断自己的言辞 ,大长老 怒声反驳 道 ,难道你 忘 了炎帝 大人 的 嘱托 了不成?炎帝 大人 临终前可是再三 交待 过 ,无论如何 ,要保证 炎帝部落血脉 的延续 !
虽然这位大 长老 素来不 温不火 ,可这 一旦 发怒 ,当真 颇有 几 分威势 。
这个 ……二长老 心底仍 有 几 分不愿 ,可是 大长老 这话 ,又说 得 确 实有 道理 ,一时之间 ,嗫喏在 那里 ,不知如何开口 。
哀伤地坐在地上的雪凝,在凌晨全军覆没她的手的那一瞬间,结局周围的世界全军覆没的结局已经不像刚才一样是白色的了,她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看见周围的一些事物了,这里是哪里?雪凝看见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凌晨,凌晨,你起来。你很重诶。说着就要用手去推开凌晨,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手可以穿过凌晨的身体? 他身后俏生生地 站着 一个黄衫美人 ,笑眯眯的带着 一副看热闹的 模样 , 不是竺竹 岛主又是 谁? !
坏 了 ,她们 恶人先告状来着 。小八冲口而出 。
想必 隐流 中人是 施以流星 闪 马之 术 ,所以后发 而先 至 。温道乙道 。
大师兄 , 不知她们 对 师父 说 了什么 ,倘若师父 有了 先入为主的印象 没有 主张 。
商 帝乙一咬牙 ,我去向 师父 禀明 ,倘若有 任何 责罚 ,我一并 领了就是 。
他 不仅有 大师兄的威严 ,也有大 师兄 的担当 ,如果师弟妹 们有 难 ,他当然 一 力 承担 ,当人家老大就 应该有 这种觉悟 !
不过他话音 未落 ,已经 有一条身影 从他 身边 窜出 ,直 扑向 白沉香 ,以那种 速度和 力度好像 要 刺杀 天门派 掌门一样 ,但那 包裹在男装下 的娇美 身影却只是扑 到白沉香身上 ,半伏 着 身子 ,死死抱住 他腰 ,大声哭叫 道 :师父啊 ,我好想 你 。徒儿 路遇险 事 ,若不是有造化 ,只怕再见 不到 师父 的面 了 。师父 ,徒儿 不能没有你 ,徒儿 不想 离开 你啊 。师父师父 师父 !
那 声音又哀怨 又热烈 ,充满 了与师父久别重逢的喜悦 和大难不死的激动 ,简直让 听者 伤心 ,闻者落泪 。
白 沉香 听说几个徒弟 在 隐 流无理取闹的事迹 ,本来心中 怒火 狂炽 ,恨不得当场责罚 他们 ,此刻 被 虫 虫 哭蒙 了 ,心头 火 似被 浇了 一 盆冷水 ,登时灭 了 ,连周围的礼佛 寺 弟子和竺竹 岛主都 呆了 ,不知道白 掌门的这位小 徒 遇到了 什么 大 惨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